快訊:
搜索:
您的位置:利劍網 >> 反腐報道
明知"觸電"危險仍鋌而走險 電網高管陷入貪腐深淵
2019-06-25 21:21:59 來源:正義網
[ 字號 ] [評論] [主編信箱]

  “安全來于警惕,事故出于麻痹,一秒疏忽大意,今生追悔莫及。”這是魏慶海頗有感觸的電力警語,他時常在大會上教育下屬,可他自己卻在行使職權中背道而馳——

  公訴人指控犯罪

  “安全來于警惕,事故出于麻痹,一秒疏忽大意,今生追悔莫及。”這是國家電網公司華中分部原副主任、華中電網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魏慶海頗有感觸的電力警語,他時常在大會上教育下屬,可他自己卻在行使職權中背道而馳,明知觸碰黨紀國法的高壓線危險,卻還要鋌而走險,大肆索賄、受賄,最后鋃鐺入獄。

  今年4月,河南省三門峽市中級法院駁回魏慶海的上訴請求,維持靈寶市法院的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魏慶海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受賄違法所得人民幣1033萬元,以及其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人民幣4200萬余元予以沒收。

  至此,從立案偵查、提起公訴到二審終審,歷時4年多,魏慶海職務犯罪案終于塵埃落定。

  1.追蹤玉石去向

  魏慶海職務犯罪案是如何案發的?這要從四塊玉石說起。2015年,時任河南省平頂山市某公司銷售副總經理的陶某在接受調查時說,他在新疆買了四塊玉石送人,價值120余萬元。那么,價值不菲的玉石送給了誰?辦案人員順藤摸瓜,赴新疆等地取證,最終行賄玉石去向指向曾被譽為國家電網“技術先鋒”的魏慶海。

  2015年12月,正是春風得意時的魏慶海前往海南度假,并處理房產事宜。在辦好事情后,魏慶海乘坐飛機從海南到武漢。航班是平安落地了,他本人卻沒有“平安落地”——他沒有想到,十多名身著便服的檢察人員正在出站口靜候。

  辦案人員向魏慶海出示了證件和法律文書。從他當時的反應看得出,曾經自述性格“霸蠻”的魏慶海突然泄了氣。

  另一路辦案人員連夜搜查,在魏慶海位于北京的住宅發現了很多不合常理的東西:隨身的錢包里放了一張只寫著“四”或者“棕”字樣的紙條,讓人云里霧里看不懂,禮單上則記滿了名字和職務……辦案人員調查后才恍然大悟。原來,魏慶海寫著“四”或者“棕”字樣的紙條,是他房子所在小區的第一個字,禮單上記滿的名字是他索賄時考慮的對象。

  在魏慶海的受賄“生涯”中,那些與他有業務往來的下屬公司老總、工程建筑商,甚至想升職的親朋好友都成了他的“客戶”。

  2.在深淵越滑越遠

  魏慶海,1960年8月29日出生在遼寧省黑山縣,博士研究生學歷。2005年11月至案發,先后任黑龍江省電力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國網國際技術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中國電力技術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國家電網公司華中分部副主任、華中電網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等職。因涉嫌受賄罪,經三門峽市檢察院決定,魏慶海2015年12月8日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2016年2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日被逮捕。

  辦案人員介紹,魏慶海出生于一個比較貧寒的家庭。小時候父母節衣縮食,把他撫養成人,供他上學直至大學畢業。他也非常爭氣,不僅刻苦學習,憑借自己的學識和能力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發展平臺,而且一路升遷,先后在縣、市、省會以及國家電網核心部門擔任領導職務,還成為更高層次的候選培養對象。

  談及魏慶海思想變化的主要原因,辦案人員分析說,一來他受社會上一些不良風氣影響,認為受一點小恩小惠是正常現象。特別是他“出人頭地”之后,對親戚朋友和請托人所送的錢物往往是來者不拒。辦案人員搜查他的辦公室及住所等場所發現,他收受的錢物中,小到地方土特產、煙酒等,大到玉器、字畫、現金等,都說明了這一點。二來魏慶海是業內的專家,對電力行業有關項目的規劃、設計、施工,以及人員安排、迎來送往等非常老道,經常有數目不菲的外快收入囊中。他認為自己吃點、喝點、收點都是小事,只要能把請托的事情辦得妥妥當當,不會有任何問題。三是魏慶海沒把錢當回事,隨著職務的升遷,他經手的資金動輒上億元,錢見得多了,對錢就淡漠了,后來他肆無忌憚地收取賄賂,就覺得收十萬八萬元,根本不算犯罪,只是正常的酬謝。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魏慶海在犯罪的深淵里越滑越遠。

  3.斂財五花八門

  辦案人員介紹,魏慶海職務犯罪主要涉及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兩項罪名。

  2007年下半年至2015年2月,魏慶海在擔任黑龍江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中國電力技術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國網智能電網研究院籌建領導小組副組長、國家電網公司華中分部副主任、華中電網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便利或職權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或索取于某等21人折合人民幣1450萬元的現金、銀行卡、購物卡及玉石等。

  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時任黑龍江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的魏慶海正在辦公室看報紙。這時,大興安嶺某電力局的于某前來對他說:“魏總,我局劃歸黑龍江省電力公司你作了很大貢獻,你在黑龍江工作也需要錢,我給你帶了些錢。”魏慶海說“沒這個必要”,就拒絕了。過了一段時間,于某又來到魏慶海辦公室,又提到要送錢的事。“錢我已經帶來了,不要讓我再帶回去。”于某說完就出去了。魏慶海一點,共50萬元現金。

  當時,大興安嶺某電力局屬于大興安嶺行政公署管轄的政企合一的地方電力體制單位,是一家由電力工業局和電力集團合并而成的處級單位,是個獨立的地方電網單位,運行不穩定,經費保障以及電網建設資金都是由黑龍江省政府負擔。根據大興安嶺行政公署的要求,把大興安嶺某電力局上劃給黑龍江省電力公司,人員和資產一起劃歸黑龍江省電力公司,這樣大興安嶺某電力局就變成了國家電網公司下屬的電力企業,他們的人員和資產保障以及電網建設資金都由國家電網公司統一規劃管理。也就是說,以后都是國家電網的職工,福利待遇會有很大的提高。

  魏慶海當時擔任黑龍江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分管人力資源部,體制改革屬于人力資源部的工作職能,所以這項工作由魏慶海具體負責。于某給魏慶海行賄的時候,上劃工作已經通過了國家電網公司的批準,于某正是心存感激才給魏慶海行賄。魏慶海對收下這筆巨款的說法是:“我要是不收他的錢,他會覺得我不信任他。”

  前些年,投資房地產收益頗豐。嘗到甜頭的魏慶海一條路走到黑,頻頻索賄購房。辦案人員介紹,魏慶海收受賄賂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的款項用于購房的多達8000余萬元。

  2010年2月,魏慶海以在上海買房資金不足為由,向與黑龍江省電力系統有業務關系的上海某電表有限公司金某索要197萬元,并將該款用于在上海買房。2010年8月,魏慶海以在北京購房資金困難為由,索取沈陽某科技有限公司郭某150萬元。2010年8月,魏慶海索取某集團銷售人員樸某200萬元。2015年年初,他又收受樸某20萬元購物卡。2010年9月,魏慶海索取某裝飾集團有限公司葛某100萬元。2010年11月,魏慶海索取江蘇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東北區域銷售人員陳某100萬元。2012年下半年,他再次以購房缺資金為由,向陳某索要100萬元現金。2012年下半年,魏慶海向某新能源有限公司王某索要240萬元。

  魏慶海還利用職務之便,為請托人在子女就業、承攬工程等方面謀取利益,從中收受和索取賄賂,在紅事白事中變相斂財。

  2010年底,魏慶海在擔任中國電力技術裝備有限公司總經理期間,因受黃某請托為其女兒男友楊某在北京安排工作,收受楊某通過黃某轉交的15萬元銀行卡。魏慶海利用職務之便,讓下屬集團的李某在招錄時對楊某予以關照,楊某順利被某集團錄用。

  2011年初,夏某為感謝魏慶海在黑龍江省電力公司任職期間的照顧及搞好關系,送給其10萬元現金。2011年至2012年,魏慶海收受某裝備公司張某分別在春節和中秋節所送的共10萬元購物卡。2011年6月至2012年9月,魏慶海因受滕某請托為其女兒安排工作,先后三次收受其40萬元的銀行卡。魏慶海利用職務之便,通過給下屬打招呼的方式,使滕某女兒順利被某集團錄用。

  同時,魏慶海還借女兒結婚之機,收受茉某送來的20萬元現金、陸某送來的10萬元現金等。

  檢察機關還指控魏慶海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從1982年至2015年底,魏慶海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其個人及家庭財產、支出包括:購買房產支出共計8100余萬元;理財投資316萬元,股票賬戶160萬余元,購置奧迪Q7轎車91萬元,項目投資493萬元,購買保險20萬元,家庭生活支出80萬余元,房屋裝修支出65萬元,其女兒上學10萬元,以上共計人民幣8800余萬元(已扣除600萬元房屋貸款)。這其中,尚有5800余萬元沒有證據證明來源。

  4.身陷囹圄悔恨遲

  為了瞞天過海,每次索賄或者受賄,魏慶海都給對方打張借條,但是,借條從來不交給對方,而是寫好后讓對方看一眼便裝在自己的口袋里。

  調查魏慶海擁有眾多房產的轉折點源于一次搜查。辦案人員在搜查魏家一個保險柜時,意外發現了一個女子的身份證。通過偵查,辦案人員發現這個女子名下的房產達十余處,銀行的資金流水達數千萬元。而這個女子和其丈夫均是下崗職工,家里的存款只有10多萬元。辦案人員讓魏慶海說明情況。魏慶海開始支支吾吾,后在強大的政策和法律攻心之下,交代了此系為逃避法律制裁,將自己的部分房產和資金辦到了小姨子名下。

  由此,辦案人員抽絲剝繭,查清了魏慶海的犯罪事實。

  按照指定管轄,三門峽市檢察院將魏慶海職務犯罪案偵查終結后,于2017年1月5日指定靈寶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隨后,靈寶市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魏慶海利用職務之便,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應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魏慶海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其財產和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并且無法說明來源,應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追究刑事責任。

  一審法院以上述兩項罪名判處魏慶海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受賄違法所得人民幣1033萬元,以及其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人民幣4200萬余元予以沒收。一審宣判后,魏慶海不服,提出上訴。二審法院終審維持原判。

  “我是國家培養出來的技術型干部,在專業領域有一定特長。本應好好工作回報這片土地,以及所寄托的希望。萬萬沒想到的是我法治觀念淡薄,利欲熏心,存有僥幸心理,以至于竟站在被告人席上。我深感悔恨和自責,我對不起組織對我的培養,對不起生我養我的故土……”魏慶海在懺悔書中寫道。

  ◎檢察長說案

  一朝踏入貪腐門 終生奮斗全歸零

  河南省靈寶市檢察院檢察長 尚粉紅

  魏慶海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讓我們看到一個國企高管從貧寒到輝煌,最終因貪腐墮落成階下囚的過程。

  魏慶海出生于遼寧省黑山縣一個貧寒的農村家庭,求學時期勤奮好學,工作之后繼續深造,從一名普通技術員一步步成長為國家電網公司華中分部副主任,收入也從月薪幾百上千元,發展到年薪百萬元。其家人均就職于國企,可以說是事業有成、收入豐厚。他不缺錢,但是為什么偏偏又栽倒在錢上?

  一是未能樹正價值觀。魏慶海從一名普通技術人員成為電力系統的高管以后,隨著權力的增大,好處也越來越多,逢年過節不少人登門拜訪,為子女安排工作、工程項目招標,求他打招呼幫忙,送禮少則數萬元,多則上百萬元,他均坦然笑納,以至于最后別人找他辦事,必須用錢開路,手中的權力成了他撈錢的砝碼。

  二是未能繃緊廉政弦。雖然國家電網系統不斷開展各種形式的廉政警示教育活動,身邊也不斷有高級管理干部因貪腐而落馬,但對這些魏慶海往往當作故事聽,當作故事看,廉政弦一直處于松弛狀態,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一步步陷入貪腐深淵。

  三是未能算清“三本賬”。一本是社會賬,魏慶海辜負了組織的信任和培養,辜負了同事的關心和支持。一本是親情賬,魏慶海身陷囹圄,眾叛親離。一本是經濟賬,魏慶海家庭成員均為高薪階層,但因為貪腐,自己奮斗了一生的成果全部歸零,還失去人身自由,得不償失。

  剖析魏慶海案“病根”,提醒國企領導干部:要深刻理解嚴管就是厚愛,增強紀律法律意識,習慣在監督和約束下工作生活;對于前車之鑒切莫抱有“看戲心態”,要把自己擺進去對照反思,牢記第一職責是為黨工作,做到對黨忠誠、勇于創新、治企有方、興企有為、清正廉潔;國企不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法外之地”,更不是利用權力為自己謀取私利的提款機,不收斂不收手必將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

責任編輯:羅媛媛
相關新聞
我要評論
昵稱: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查看評論
圖片新聞
特別關注
熱點評論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隱私條款 | 廣告服務 | 地方合作與項目 | 聯系我們 | 本網誠聘
本網站所刊登的檢察風云利劍網各種新聞 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檢察風云利劍網版權所有
京ICP證 07504426號 京ICP備09113005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qq游戏台湾麻将
快速时时走势图 必中pk10计划软件 MG娱乐登录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刷反水要注意的地方 名仕国际平台登陆 pk10冠军百期错一计划软件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 怎么判断快三和值大小